pt电子放水时间|pt电子游戏放水规律
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新聞 > 熱點聚焦 > 正文

?十二時辰,遇見上饒的詩意

2019-08-01 10:31:49來 源:上饒日報      評論:0點擊:
 
 
 
上饒集中營革命烈士紀念館
信江書院

荷塘靈山
 
 

  本報記者  鄒萍艷  戚虹鴻  文/圖

  

  最近熱播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圈粉無數,它帶著觀眾重回唐朝,領略長安城風情。“時辰”這古老又充滿智慧的計時方式再次被人們關注。中國古代人們把一天劃分為十二時辰,以知日夜、曉晨昏,并給這十二個時辰起了富有詩意的名字: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給你一天的時間遇見上饒,你將如何度過?跟隨著十二時辰的變化,卸下疲憊、放松身心,來感受時光流轉中上饒的美好與溫暖吧……

  卯時·日出 5:00-7:00

  東方泛白,旭日東升。當第一縷陽光從東方溫柔地灑下,整座城市在朦朧的微光中蘇醒。晨風輕撫,信江河微微蕩漾。河水、山巒、綠樹、繁花、路面、房屋、高樓……一幅愜意的晨景圖緩緩展開。

  等天稍亮些,城市里的公園中,多了些嬉鬧聲,早起的人開始了一天的晨練。龍潭湖公園、紫陽公園、市民公園、創業文化公園、三江公園、濱江公園……處處可見早起的身影,晨跑、晨泳、太極、舞蹈……人們用滿滿活力迎接新的一天。

  信江河南岸的云碧峰國家森林公園聚集了不少晨練者,這處大自然的氧吧,城市的綠肺,是上饒人鍛煉和養生的好地方。城市里的國家森林公園實屬難得,園內蒼松疊翠,景色優美,山、林、江、寺融為一體,蔥蘢碧翠之中,氣勢恢宏的東岳廟香火已經延續了800多年,如今香客不絕。站在250多米的最高峰上,俯瞰全市美景,心中油然而生對生活的熱愛——“我們生活的城市是如此可愛”。

  辰時·食時 7:00-9:00

  太陽升得更高了,陽光溫暖又不刺眼。

  早起上學的孩子們,早已背著書包走在去往學校的路上,三三兩兩,結伴而行,一路說說笑笑、嬉戲打鬧。早晨的菜市場里擺滿了新鮮的蔬菜,剛從地里摘下來的蔬果還帶著清晨的露水和泥土的氣息。超市門口,準備買第一批蔬菜的市民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這城市里的煙火氣總是叫人喜愛。

  路邊的早餐鋪里,剛出籠的包子冒著騰騰熱氣。米粉店里,坐滿了吃早餐的人們。米粉是上饒人最愛的早點,或炒或燙,全憑個人喜好。再加根油條,一杯豆漿,這一天便是再忙碌,也覺得元氣滿滿。

  巳時·隅中 9:00-11:00 

  陽光又再明媚了些,可以出門去擁抱大自然美景了。

  從市區驅車半個多小時,便到“睡美人”靈山了。在與天交接的地方,“睡美人”在云煙裊裊中如仙子般神態翩然。

  靈山,一座心靈之山,也叫靈應山,是上饒人的母親山,在上饒的東北處綿延幾十公里。陽光燦爛的上午,與心靈之山來次親密接觸,和它聊天,聽它低語,看奇石觀云海,悠游且自在。游走在靈山的高空棧道上,環形的棧道讓風景一覽無余。象形奇石,縹緲云海,還有遠方云霧繚繞、綿延起伏的山巒,都在眼前盡情展現。億萬年前的地殼運動,造就了如今靈山奇特的花崗巖塊石。這些花崗巖,經億萬年風雨雕琢,姿態萬千。靈山的奇石,石石玲瓏,各具靈氣,石石玄妙,各有故事。“雙魚對吻”“小象戲松”“神機妙算”“觀音送子”……一個個有趣的名字帶著人們在奇石海洋開啟一段奇妙的想象之旅。

  午時·日中 11:00-13:00 

  到了每天的午餐時間。中午的時候,可以好好地享受上饒味道的咸鮮味美。

  饒幫菜(即上饒菜)“喜鮮香,味偏重”,以古信州為中心,兼納廣豐、鉛山、玉山各縣市美味佳肴而成,與南昌菜、潯陽菜、贛州菜共同構成傳統的贛菜系。上饒菜選料廣泛新鮮、注重刀工、制作精細,因“食”制宜,“燒、燜、燉、蒸、炒”等烹飪技巧將食物特有的原味保留,或清爽、或酥脆、或鮮辣,只為一求食材的“原汁原味”。

  精致的酒店、路邊的小炒,上饒味道隨處可尋。鮮香的食物,為奔忙的人們補充能量,也送去慰藉。

  未時·日昳 13:00-15:00

  飽食過后,開始一個輕松愜意的午后。

  去茶館里點一杯香氣四溢的清茶,或是去咖啡館里喝上一杯苦澀且醇香的咖啡,又或是尋個甜品店,讓甜甜的滋味綻放味蕾,心也跟著輕舞飛揚。

  在上饒喧囂的鬧市街頭,隱逸著一處靜謐的清幽之處——信江書院,讓夏日里浮躁的心也跟著沉靜下來。 

  午后艷陽中,佇立在信江南岸南屏山北麓的信江書院默默地注視著這個城市,憶起了衣袂飄飄的過往,絕口不提曾經幾個世紀的煙云。踏著厚重的青石板拾階而上,念著“攬英接秀世有今名,琢質繡章國之良干”的楹聯,穿過修舊如舊的講堂、樂育堂、鐘靈臺、春風亭、一榻軒、夕秀亭、日新書屋等古建,目光拂過文人墨客留下的珍貴題記和吟詠之作,書香余韻中信江書院昔日講經論籍獨領風騷的盛景仿佛觸手可及。歷史滄桑凝固在階曲廊回間和茂林修竹中。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為廣育賢才,廣信知府周鎬元對信江書院大規模擴建,改其名為“鐘靈講院”。此后,陳世增、康基淵、王賡言、劉體等歷屆廣信知府都對信江書院進行了擴建修繕。乾隆八年(1743年)陳世增在后山建樓以祭祀朱熹,將書院更名為“紫陽書院”。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康基淵擴建書院后改名為信江書院。嘉慶十四年(1809年)王賡言帶頭捐資買下附近民房,使信江書院規模擴大到占地6萬平方米(現遺存2萬平方米)。

  城市里的這處古書院為忙碌中的人們提供了休憩和安寧的去處,也時時提醒人們匆忙間別忘了手執書卷的快樂。

  申時·晡時 15:00-17:00

  盛夏的下午,陽光耀眼,綠樹濃蔭處,涌動著蓬勃的生機。這城市里的幸福和愜意,來得并不容易,在這紅土地上,一個個堅毅的身影,在70多年前的狂風中為自由和勝利呼喊。

  坐落于上饒茅家嶺的集中營舊址中埋藏著一段慘烈的舊歲月。“內戰內行紀上饒,江南一葉憤難消。”1941年1月,國民黨頑固派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為迅速審查、迫害被扣的新四軍軍長葉挺和被俘的將士,在第三戰區司令部駐地上饒,搶占了眾多民房,經過改造,設立規模龐大的法西斯式人間地獄——上饒集中營。集中營囚禁了新四軍軍長葉挺和新四軍高級將領三縱隊司令員張正坤、軍直教導總隊副隊長兼教育長馮達飛、著名作家馮雪峰等760余人。在獄中,共產黨員們同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堅貞不屈,可歌可泣的斗爭,近200名優秀的共產黨員、新四軍干部及愛國志士,獻出了寶貴的生命,譜寫了一曲曲氣貫長虹的無產階級正氣歌。

  昔日的集中營,如今名勝區,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也是人們了解歷史、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地方。在盛夏的午后,開啟一段紅色旅程,在追憶、悼念、感悟之中,懂得幸福的來之不易。

  酉時·日入 17:00-19:00

  夕陽西下,太陽一點點下沉,在遠處天際落下,留下一整片余暉。

  橙紅色的晚霞鋪滿信江河,隨著水流搖曳。下班的人們,卸下一整天的忙碌,等待屬于自己的夜生活。

  靈山工匠小鎮熱鬧了起來,一盞盞紅燈籠之下,覓食的人在這里尋找美食,也享受夏夜的熱鬧。這處靈山腳下的小鎮是上饒人休閑娛樂的好去處,匠藝體驗、文化特產、創意工坊、民俗演藝、休閑娛樂、風情美食民俗……好不熱鬧。原汁原味的徽派古建吸引了大批知名手工藝人,將石雕、根雕、瓷器、紙藝、竹藝、銅藝等傳統工藝活態化演繹,游客來了還能親手體驗抄紙印拓、染布體驗、油紙傘、陶藝制作等傳統工藝。匯集全國的小吃美食,讓這里更是成了一條美食文化街,徹底征服了城市里一顆顆吃貨的心。今夏開市的消夏夜市,用多樣美食為饒城人的夜晚增添了滋味。

  戌時·黃昏 19:00-21:00

  夜幕開啟,華燈初上,饒城又是另一番迷人景致。月色浸染之下,所有的風景都更具詩情畫意、更富浪漫氣息。信江河上,漁火和著月光在江面跳躍、蕩漾。信江河依舊汨汨流淌,帶著這座城市里所有的故事,沉入夜色。

  三江公園,這里的三江映月如今是上饒的標志性建筑。云霞繚繞間一輪明月伴著上饒的三清女神等景觀,勾勒出了上饒的景致。夏夜晚風中,乘一葉扁舟在信江河上漂游,于水光瀲滟中細品兩岸美景。

  橫跨在信江河上的上饒大橋,如一艘帆船迎風航行。全長798米的大橋,連接著上饒的南北兩端,便捷著交通,也展現了上饒城市的現代建筑美學。燈火倒映在信江河面,流光閃爍。穿越上饒大橋,來到信江河的北岸,沿著水流方向漫步,則來到了雙塔公園。始建于明代的奎文塔和五桂塔是上饒信州城區歷史文化遺存的寶貴財富。燈光之中,龍潭傳說總能撩撥起行人的遐思。夜晚散步的人們在樹下倚著青石凳而坐,一邊輕聲地交談,一邊欣賞著這怡人的美景。江風掠過,雙塔周圍的桂花樹迎風搖曳,塔鈴迎風作響。

  亥時·人定 21:00-23:00

  亥時在古時夜色已深,而在現代,夜生活卻正是熱鬧精彩。

  一個個深夜食堂,一串串熱辣的燒烤、一份份火紅的小龍蝦、一盤盤熱氣騰騰的炒螺螄讓夏天的夜晚更加熱氣騰騰,再來一瓶冰鎮啤酒或是一碗爽口的清補涼,在熱辣中為夏夜添一份涼爽。

  夜宵,是夏天里最快意的儀式感,撫慰著城市里每一個疲憊和煩熱的靈魂。  

  子時·夜半 23:00-1:00

  子時,新舊交替,舊的一天過去了,新的一天悄然開始。

  街道漸漸空了下來,夜班的士疾馳而過,燈影依舊閃爍,信江河依舊日夜奔流……

  歸家的人酣睡入夢,這城市里裝著多少人的美夢與心事啊。

  丑時·雞鳴 1:00-3:00

  河風送來清涼,城市褪去嘈雜,卸下一天的熱鬧,披上夢的衣裳。

  路面上倏忽的燈光,映襯著光影,那是最讓人心安的點點燈火。

  晚歸的人在回到家的那一刻,放下所有的疲倦,這城市里永遠有人比城市睡得更晚。

  寅時·平旦 3:00-5:00

  夜色深沉,這是一天中最安靜的時刻。

  星星眨著眼睛,時間一點點消逝,夜色也漸漸消散,天在深邃的藍中漸白。

  晨光微露時,路上也開始出現早起的人們,晨練者的腳步聲和環衛工人掃地的沙沙聲合奏成動人的晨曲。  

  美好的一天,又開始了!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mhdu.tw]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mhdu.tw]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pt电子放水时间 99娱乐下载安装 安微快三大小全天计划 爱赢app 银联扫码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抢庄牛牛单机版 阿拉德之怒官网mg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二人麻将下载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